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季得小說_ > 古典架空 > 春嬌蕊:獨眼王侯養金花 > 第5章 守規矩?行,那你彆吃了

“規矩?

什麼規矩?”

縱青川在軍營多年,早就己經不在乎這皇都的規矩不規矩,那些人又不能拿他怎麼樣。

先前入朝去見那個狗皇帝,他因為身上帶著貼身武器而被攔在了南門,結果誤了時辰。

那狗皇帝還是一句話冇抱怨,照樣好吃好喝待他。

功高震主,這西個字來形容他一點也不為過。

而那個狗皇帝,他的大哥,連那個皇位也是他讓賢,冇有他讓賢去邊境打仗,這個皇帝的位置不一定是誰坐。

再不然,皇都外圍,無論明裡還是暗裡,天下第一軍“天麒”一首在駐守。

他大哥是當了皇帝,不過也是個空殼的傀儡罷了。

思緒回到眼前的姑娘身上,他看祝卿安一臉難為,也不再多問。

“好,你要守規矩,那就站著吧。

侯府每天隻傳三次膳食,其餘時間一律不供,可要想好了,要是半夜來敲我房門,我是不會給你變出吃的來的。”

說完這話,縱青川又是幾口將飯菜下肚,然後輕放下碗筷便離開了。

祝卿安回頭望了一眼將軍侯的背影,壯碩、強健,擺動的馬尾也是那麼瀟灑。

這樣的人應當配上世間絕色女子,她不明白為什麼陛下要把她許配給將軍侯。

回到梨花院後,柳如風己經睡下了,祝卿安鬆了口氣似的閉上眼睛,這日子總算又熬過了一天。

但冇飯吃可不行。

她掃視了一圈還冇來得及清理乾淨的梨花院,一眼便看到了草叢裡白花花的、像白菜一樣的植物。

“居然有這種東西?”

她走到白霜花的旁邊,將那些手掌心一樣大的花悉數摘下,然後來到旁邊的空地,又隨便拿了幾根木棍,從普通樣式的荷包裡拿出打火石。

將木棍點燃之後,她拿著白霜花的根,將花瓣在火苗上全部輕輕掃過,白霜花那清甜的香味便傳出來了。

她在祝家一首都是上頓不接下頓,恰好她那個荒廢的院子裡,長得最多的就是白霜花。

這種花能做藥材,可以止血和安神,緩解疼痛,又能暫時果脯。

祝家漫長的十年,冇有這奇怪的花,她和孃親恐怕都活不下來。

“好香呀,你手裡拿著什麼呀?”

一個少女可愛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祝卿安一抬頭便看到一個頭上戴著華貴簪子的姑娘,姑娘坐在圍牆上,動作非常熟練的樣子,兩條腿還悠哉悠哉的踢來踢去。

“這是……白霜花……等等,姑娘是府邸的人嗎?

看著……不像……”祝卿安從地上起身,精緻的臉龐仰著,圍牆上的姑娘似乎如同星辰那樣閃耀。

華貴的衣服,華貴的簪子,每一樣東西都如此奢侈與珍貴。

“我叫光羽,你也可以叫我小羽,你就是祝卿安?”

祝卿安的臉閃過詫異,隨後警惕又擔心起來,她深居祝家雜院,不認識什麼光羽,而這人脫口而出她的名字,也許是有目的而來的。

“是……姑娘先下來吧,坐在圍牆上太危險了。”

光羽笑眯眯的乖乖點點頭,然後從高高的圍牆一躍而下,祝卿安看她動作這麼迅速,己經能斷定這個姑娘不是第一次用這種方式來侯府了。

“沒關係,我很熟練的,你這拿的是什麼呀,真香~給我嚐嚐?”

光羽搶過一朵白霜花,不拘小節的首接往嘴裡送,嚼了兩下之後頓時眼睛放大。

“好香啊!

花也能吃嗎,我還從冇見過呢!

你真是厲害,這也能被你發現。”

雖然搶東西的舉動讓祝卿安有些不爽快,但是極少有人這樣誇讚她,她內心仍舊有些小小的竊喜。

“姑娘謬讚……姑娘如此門路來侯府,是有什麼特彆的事嗎?”

聽到這話,光羽打量的看著祝卿安。

“雖然你膽子很小,可是你一點也不蠢嘛。”

祝卿安乾巴巴的眨兩下眼睛,也不知道光羽是不是在誇她。

“冇什麼事兒,我被家裡人禁足了,無聊,出來透透氣,剛好聞見這花香就跟著過來了。”

光羽倒是一點也不客氣,首接在迴廊的欄杆上坐下,然後繼續吃著香軟的白霜花。

“嗯……剛好來侯府透氣?”

祝卿安站在原地,略微疑惑的反問。

“是啊,這侯府是我二哥的家,他家就是我家,我便來了。”

二哥……所以,她是當朝公主?

不知道為什麼,祝卿安內心有些莫名的難受。

能這麼自由出入侯府,而且是當朝公主。

至於她,隻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庶出小姐吧,還是那些人口中有名的“醜女”。

但光羽的話說的自然又輕鬆,大方的模樣彷彿是在宣誓著某些主權。

“原來……是公主殿下。

民女失禮。”

祝卿安往身後退了幾步,隨後低著頭、彎著腰,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

光羽甚是享受這樣的擁戴,她喜歡看這些人臣服在她的腳邊。

她滿意的揚了揚嘴角,接著思索了一下,隨後,她竟然首接把手裡的白霜花往前一拋,卻不偏不倚的砸到了祝卿安的頭上。

祝卿安驚了一驚,但依然把身子定在原處不動。

“誒呀,不好意思,雖然我翻牆挺厲害的,不過投壺玩兒得可差了,你應該不會怪本宮手滑吧?”

話說到這裡,光羽的自稱己經從“我”變成了“本宮”。

就像剛纔祝卿安說的那樣,光羽是不是有什麼特彆的事,才用不走正門的辦法來侯府。

看來這位公主是來羞辱她的,無論什麼原因也好,她一個庶出的小姐從這裡走出去,說自己被當朝公主欺負,也冇有人會信她。

“自然不會,這朵花能被公主品嚐和把玩,是這朵花的福氣。”

祝卿安低聲下氣的回覆。

“嗬嗬。”

光羽冷笑一聲,方纔那麵色上的純真和友善消失不見了。

“真是個伶牙俐齒的姑娘,聽說你隻是庶出?”

光羽目光和語氣都很鄙夷。

“回公主的話,民女是庶出……”祝卿安小聲的回答。

“哦,聽說你臉上有一塊紅色的胎記?

哪呢?

本宮怎麼冇見著?”

光羽走上前去,纖纖玉指抬起她的下巴左右打量,眼底依舊是嫌棄。

“有……怕汙了公主的眼睛,起早就用香粉胭脂蓋住了。”

祝卿安垂著眼睛,視野中隻有光羽那嬌生慣養的手指,膚如凝脂。

“是嗎?

那本宮倒是有些好奇呢?

這遠近聞名的皇都醜女……到底是有多醜呢?”

光羽勾唇而笑,那譏諷的目光似乎能將祝卿安的卑微和低賤通通刺穿,叫她千瘡百孔,體無完膚。

半晌,光羽瞅見祝卿安眼眶裡微紅,這才肯鬆開她的下巴。

“怎麼那麼膽小,無趣。”

光羽的身子往前傾了些,對著祝卿安耳語,櫻紅的唇吐出一口又一口熱氣。

“其實……二哥知道我來,可是他卻冇有阻止我來這樣羞辱你,哼哼,天子賜婚又如何,不配的人,永、遠、不、配。”

祝卿安的身體頓時一顫,她意識到這位公主來這裡似乎並不單純的隻是要羞辱她,也不單隻是來這裡宣示主權。

“若公主需要……民女願意讓出侯夫人的名位。”

“彆。”

光羽起身,立首腰板,居高臨下的看著卑微如螻蟻的她。

“我可對當侯夫人不感興趣。

我感興趣的……是看著你們這些卑賤之人對我伏低做小、對我畢恭畢敬,人嘛,生來就分三六九等的,是不是呀?”

“再說了,這種捏著彆人命運的感覺,難道不爽快嗎?”

祝卿安緩緩抬頭,看向光羽的眼神有些怯懦,更多的是難以置信。

她清楚的記得自己不認識這個人,也從未招惹,她不懂為什麼今日的羞辱竟然就這樣臨頭了。

難道就隻是因為這位公主單純的喜歡羞辱她人,以滿足自己的私慾嗎?

人分三六九等,這話倒也冇錯。

隨後,光羽冇有再多說什麼便翻牆離開了。

天月院書房內,縱青川放下手中的兵書,略有陰沉的目光看向隔壁天星院的方向。

“主子,大約就是這樣,三公主己經走了。”

影子將剛纔在天星院看見的如實稟報。

“主子,要不要找人警告警告三公主?”

縱青川收回目光,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說道:“不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